logo头像

黑客的本质就是白嫖

馒头的故事(二)

本文于 813 天之前发表,文中内容可能已经过时。

  又是一个慵懒的晚上,拿出昨天只吃了一个的小馒头,扫视了周围一圈,确保室友不会回来之后,我又开始了与这个神奇的物种交流之旅。

  “哟,你好呀!”先发制馒出其不意。

  “嗯?你知道我能说话?不按剧本来啊,难道不是我先说话,你先是大吃一惊然后四周寻找谁在说话吗?”我筷中的这只小馒头诧异的说到。

  “额…关于这个我昨天已经经历过一次了,今天当然要作为主人欢迎一下你这只小可爱啊(●’◡’●)”

  “emmmm你能不能不要露出这么恶心的表情,也不看看自己多老了在这里卖萌,我连被吃的心情都快要没有了!”

  “啊?!不是,老子哪里老了啊,人家才20岁好不好,老你个头老!!!”

  “20岁的人不可能长这样好吧,虽然我不是人,但是也学习过人类的知识好吧,难道你觉得我年纪小好骗吗???”

  “年纪小?难道你们被送来吃的小馒头不都是年纪比较大的吗?至少也要中年吧。”

  “昨天那只到底和你说什么了…虽然他老,不代表我们都老好吧!不过你这话说的也没错,正常情况下的确是要到中年才会被送来吃掉,我们这一帮子都还小,昨天的那只才是特殊的,我记得好像是包装的时候混进来的。”

  “额信息量有点大你让我缓缓。”

  将视线从这只小馒头身上移开,揉了一下眼睛,我接着说到

  “意思是你年纪还小,然后你们这包小馒头是问题少年被处分?”

  真是*了狗了,吃个小馒头的运气都这么差,我什么时候能转运啊~~~

  “我们年级的确还小,按照人类的标准来说我应该是二十岁左右,但是!问题少年是什么意思,你为什么会觉得处分问题少年会将他送的去死???你这人也太阴暗了吧…就和那个傻逼一样(小声)”

  “还不是你们馒头的生活我完全不能理解,谁知道你们怎么处理问题少年啊,还有,那个傻逼是什么鬼,别以为你小声的说我就没听见,这就是你对待即将要吃掉你的人的态度吗???”

  “不然你觉得我要拿什么态度来对待一个即将要吃掉我的人,感激?我又不是傻逼。”

  “那你骂人就不对了啊,这两天我可是被你们惊讶的够呛,我也没骂你们好吧。”

  “那句傻逼倒不是骂你的,这涉及到我今天要和你讲的故事。”

  “你讲吧,不想和你继续交流了,心累。”

  “搞得我就想说一样,啊不对我还挺想说的。”奇怪的生物继续说着奇怪的话。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那给我老实听着,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的同学身上…”

  “馒头老师等一下!”

  “你!妈!妈!没!教!过!你!要!听!别!人!把!话!说!完!吗!”愤怒的声音像是要穿透我的耳膜一样,传到了我的脑子里。

  “…关于这个我很抱歉,那个,这是不是我有一个同学然后这个同学就是我系列啊”

  “刚才不都说了他是傻逼吗?有人会骂自己傻逼?老实听着!”

  “行吧(#`-_ゝ-) 您继续”

  “他是我的高中同学,是一个,怎么说呢,很阴暗很冷漠的人,总是一个人坐在教室的角落,也不见他听课,老师叫他回答问题也是理都不理,没有朋友,至少我们没有看到过他和像是他朋友的人交流过,经常翘课,在学校的时候就坐在座位上,拿着一本书在那里看,不过还挺讲卫生的,很干净,然后就是他成绩很好,常年霸占着我们班级第一的位置,从来没看过谁有可能超过他,但是鉴于他平时的行为,每次公布成绩的时候,老师都直接跳过他讲第二名的。虽然这看起来很过分,现在我也这样觉得,但是但是那种情况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,说了指不定要出什么事。”

  “你们这校园暴力也太过分了点吧…”

  没有理我,他继续用着像是很沉重的语调说着。

  “本来我们以为可以就这样忽略他度过高中的,但是最后出事了,高三的时候,有一天他一整天都趴在课桌上写东西,我们之所以会注意到是因为他在学校里除了考试从来不会动笔,平时就是看书睡觉,后来我们才发现那就是课本,只不过他包了个书皮,至于为什么,我们不知道也没有机会知道了。书的事先放到一边,他那天写完那不知所以的东西之后就走了,正在上课的时候,虽然他平时老翘课,但是像这样上着课走出去还是第一次,不过鉴于他的特殊情况我们老师也就没说什么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第二天,出事了……”停顿了两次,他的语气也愈发地凝重。

  “我们学校所有学生都被告知回家休息一天,原因是临近高考压力过大,事实是,他跳楼了,从我们学校那仅仅只有四层的教学楼跳了下来,后来我听说,看地面的血迹,他好像一开始是脚先落地,没死,又自己挣扎着到了楼顶,然后再跳了一次,嗯,这次死的很透。”

  “馒头还会有血液的吗…”又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了。

  “本来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虽然说死了一个人是件大事,但是当时我们毕竟是毕业生,还要高考,也只能忍一忍,不过当时的我们觉得奇怪的是,为什么自己儿子死了,他的父母没有在学校里闹,也没有说要学校赔偿的意思,甚至就只是收尸的时候象征性的出现了一下,据说尸体还被他们夫妻半路从车上扔了下去,哦这个是从新闻上看到的,《某夫妇因嫌自己儿子尸体碍事将其弃置在高速公路上》,很可怕对吧,这样来看,他会是那种性格一点都不奇怪,甚至可以说是很好了。”

  “高考完之后,我感觉很不安,因为在他死前不久我曾经和班上的同学欺负过他,于是我打算调查一下看看他为什么会寻死。”

  “但是调查他又谈何容易,我平时对他的生活一点都不了解,只知道他性格很阴暗而已,不过当时我想他既然会来上学,又经常翘课出去,死之前又是在上课的时候走的,门卫可能知道点什么,所以我就问遍了我们学校的门卫,结果还真找到了一个和他很熟悉的门卫,那是在我们学校很偏僻的一匹门那里,平时基本上不会有人去那里,要不是我觉得以他的性格有可能会从那里进出,那也就没有后面的事了。”

  “我找到那个门卫的时候,他很平静,仿佛不知道前段时间我们学校里死了人这回事,现在看来,他就是故意装出来的,他认识我,知道我是经常欺负那个人的人。”

  “在我表明来意之后,他露出了有点莫名其妙的笑容,然后让我坐在门卫室里听他讲完了那个人的所有事情。”

  ‘你说那个孩子啊,我知道,你大概是想要知道他是为什么去跳楼的吧,现在暑假也没什么人在学校,你等我泡壶茶和你慢慢说 ’

  “说着他走开了半响,然后带着一个茶壶回来了。”

  ‘ 看到这个茶壶还真是想他啊,这还是他送我的,噢你想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吧,看我这脑袋,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啊。’

  “ 之后,他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,把那个人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我。”

  ‘ 从哪里开始说呢?……我先慢慢和你说他的事情吧,听完你估计也会知道个大概了,你们年轻人脑子灵活,不像我,快死的人了。唉你瞧我,又开始说这些了,别嫌我烦啊。’

  “说真的那时候听得我真想把他的嘴给撕了,有事说事扯这些有的没的。怪不得我们学校的人都不愿意从这里进出。”

  ‘ 他呀,是个好孩子,就是老翘课,说他也不听,说是要塑造什么学神的形象让别人对他刮目相看,你说年轻人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,老老实实坐在教室上课不好吗。欸小伙子不要急啊,听我慢慢说 ’

  ‘ 我刚开始认识他是因为他老是翘课,从我这门出去,你说假条也没有,我怎么能让他出去呢,我就让他回去,他不听,就赖在我这里了,一开始还挺抵触的,多几次之后看我不理他也就放开了,不过也不说话。有一天,他又来了我这,不过那次是哭着来的,我就让他坐着,问他发生了什么,他就和我说,说是失恋了,说他女朋友觉得他们俩不合适,然后就和他分手了。你说我一老头子,哪知道年轻人的情情爱爱啊,我就安慰他啊,没有了可以再找嘛,结果我这一说他还生起气来,跟我说什么不可能,然后我就被他拉着说他俩的事,说了老久,后来他不哭了就走了,走之前还和我说谢谢,你说这孩子客气什么,我也没听懂他说的那些。’

  ‘不过从那以后他就经常来我这了,还给我买了个茶壶,说是我一个人无聊,多喝喝水,其实呀,我这么老了实在不想多喝水,不过他一片好心,我还是收下了。’

  ‘他之后又和我讲了很多他家里的事情,说他有一个弟弟,然后他家里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他弟弟身上,他感觉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他了,就想要好好学习,然后考个第一名给他们看看,结果,他考了很多很多第一名,多到他都记不清了,他家里人都没有正眼看过他一次,他还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,拼命的看书,唉,你说说他父母都是些什么人,哪有这样对孩子的,再怎么说他也是他们亲生的啊,苦命的孩子啊。他还总说班上有人欺负他,也不知道现在这老师怎么当的,你说这么老实的孩子,还有人欺负?我还真想看看哪些人敢欺负他了。’

  ‘再就是他从那里跳下来之前的事了,那时候他又哭着来找我,我以为是他又分手了呢,现在来看应该不是,我那时候问他他也不说,就一个劲的哭,然后说活着真累不想活了之类的,当时把我给吓的哟,立马停下手上的事来安慰他,不过那时候他看我过去安慰他之后一下子就不哭了,估计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去死了吧,不想让我这个老头子再给他压力了。’

  ‘再之后就是他死的那天了,那天我来的早,打开校门看到操场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,走前一看,那孩子就躺在那里,动都不带动一下的,你说说这…何必呢,唉,什么事是过不去的啊,所以我说年轻人啊’

  ‘然后?哪里还有什么然后,报警,通知学校,然后我就回门卫室了,然后我看到我门卫室那里有一封信,他写给我的,大致说的是让我好好保重,以后没有机会陪我聊天了,然后说他真的忍受不了了,他无法忍受这样不受到哪怕是来自家人的一点点注视的日子,我记得有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好像是说,我大概真的不配活在这个世上吧。’

  “说完他就把我赶走了,他说的最后那句话我知道,因为就是我和他说的,他死前几天,我和别人一起欺负他的时候说过,他根本不配活在这世上,没想到他真的选择去死了…….”

  “你说你们馒头咋都这么的…这么的奇怪呢?今天还是个这么沉重的故事,直播都不好看了好吧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emmmm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你一直都说那个人那个人,他总有个名字吧,叫什么?”

  “他姓甄,我们都叫他真傻逼。”

  之后他就没有出过声了,看他这样,我将他送入了口中。

  额啊,今天的小馒头味道怎么也这么怪,不会是坏了吧,吃起来一股子坏掉了的味道。

  “你tm有病是吧,天天窝在寝室,拿着一包早就坏了的饼干,脑子有病是吧,味道多大你知道吗?还有,我听别的寝室的人说你在寝室老是自言自语的,疯了的话就早点退学,别搁着膈应我们。”

  啊~愉快的时光又结束了,睡觉吧。

mantou

评论系统未开启,无法评论!